中宏形势跟踪课题组 > 文章列表
“三八定律”解读2013年经济形势 (浏览次数:1056)
发表于2012/12/25 11:35:00
  2012年11月24日,在中国财智峰会海口站上的发言:
  中国经济四季度将反弹趋势,趋势由终需求的变化所决定。我们研究投资和投资计划,地方政府过去搞四万亿,我们今年希望四万亿加长版2020版,货币政策完全认为超发货币空前,我们靠这个来维持经济增长能够维持多久,我说也就一年半到两年,最后还要掉下来,因为他缺乏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经济增长缺乏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终需求,什么是最终需求呢?就是中国的最终需求,支持中国经济增长最终需求是什么?是消费和出口,我们不讲总需求,我们搞宏观经济总需求和总供给在GDP核算年度总是平衡的,我们沿着需求的变化我们一定研究消费。2011年中国经济增长下降了1.2个百分点,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很多人还在讲因为宏观调控调下来了,本来经济很强劲,房地产高增长还要持续十年二十年,受宏观调控影响,这是一个主流的说法,宏观调控2011年金融紧缩,信贷紧缩使我们的经济增长下来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欧债危机把我们拉了下来,这个跟几年前08年的情况一样的,都认为是外部导致了外部因素或者政策因素,外部因素导致了中国经济调控但是我不这么看。我认为中国经济2011年下降1.1个百分点是由于消费不足,当然的消费增长社会消费零售总额,这个小口径的增长民营增长11.1%比2010年下降3.5个百分点,2010年是14.5%,大家看一下我们的民营增长很高到11%以上,扣除这个我们实际消费增长大幅下降,我们投资增长当年速度比较高,2010年投资增长达到23.8%,比上年还要快出口增长21.3%,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增长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消费不足,消费下降了3.5个百分点。
  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企业和地方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的修许多的路,企业生产的很多产品包括钢铁,最后生产出来发现没有需求,你的销售额要下降,价格紫然要下跌,利润要收缩,所以你的日子很难过,经济发展的第一个问题是消费问题,当然到了今年有人还在说经济增长很旺盛,我们民营经济消费14点多,这个增长很旺,房子的消费、车子消费特别是是高档的卖得很火,消费品的零售总额去年11%,他们说比GDP高很多,两个东西怎么算在一块呢,GDP是实际,社会消费品总额是名义的,去年我们GDP名义增长11.4%,除了价格以外9.2%我们消费增长肯定低于GDP增长,我们需要增长速度的下降是消费不足,今年GDP的增长速度下降是什么呢?我们的政策是放松的,房地产调整今年只是一个不算太深的调整,去年四季度调整了,但是后面出现了一个回升,所以我们认为来自于投资的因素毫无疑问不是,消费今年去年持平。今年经济增长下降根本的原因就是出口,我们的出口不足,我们出口增长1到9月份只有7.2%,全年只不过8%多一点,这两个月回升9月份达到9.9,10月份10%稍微多一点,我们出口的需求我们生产的产品就是国外没有人买,中国经济造那么多的产品投那么多钱,最后产品希望价格上涨希望需求旺盛都满足之后最后没有人买当然经济增长就要下来,所以经济增长今年又要下降一个点甚至还要多,现在估计今年全年大概7.8%到7.9%,趋势性的下降又下降一个点,这两个消费不足,加上出口需求不足即最终需求不足,导致中国经济增长下降的根本原因。
  我们现在讲了明年怎么样?我记得去年一般的学者里,包括我都预测一般两年到三年,去年的时候,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还有最近来看都是预测明年经济要明显回升,中国经济见底,7.4%我们也同意,但是这个不是底部,底部是7%以下,明年不太可能发生我预测,应该是后年,整个的趋势判断即明年中国经济增长在筑底中稍有调整,这是我的基本判断,如果没有三年的调整,中国经济不可能走出来,到底调到什么点位我们不是很清楚,总体趋势从8%调到7%,甚至还要往下进行,甚至年度可能跌过7%,现在好在新政府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所以我们前两天看到李克强讲话我们7%就够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看法,未来经济增长保住7%我们就实现了我们的目标,我们中国经济不是增长的问题,就是增长6%以上我认为就够了何况是7%,所以还希望8%、9%、10%保增长这种东西我觉得没有必要了,这个也不可能了,因为我们的面临是需求的长期性的这种压力。
  讲到明年的需求,看明年的中国经济形式我认为要看两条,两个方面:第一,要看这个需求的变化,特别是最终需求的变化,三大需求的变化,我的看法是明年的出口还是低迷,甚至于比今年还要低一点,估计在5到8%之间,今年是8%我们年终预计目标达到10%,出口并不会明显的好转,现在反弹带有季节性的,因为去年四季度的时候调整比较明显的,所以我们带有季节性的,甚至还有国外的增长因素,所以我们认为出口的反弹10%的增长可能很难见了,这就是我们的需求,外部需求压力我们中国的经济增长,过去出口保持在10%,我认为明年欧洲欧债的问题根本没有结束,欧洲的危机将是一个长期的,甚至会出现“日本化”,所以我认为欧洲明年还有危机后年还有危机,它的危机没有十年都走不出来,美国的情况稍好一点,但是它的高失业率,它的服务业的复苏,它的房地产问题,我想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也就是讲上下高不会高0.5个点,明年稍微加零点几个点,这个不是真正的美国经济复苏,看美国经济Q3就说明美国经济是悲观的。失业率何时从7%变成6%,这个美国经济就是一个复苏,全球经济就是一个明显的复苏,看不到这个数据美国经济也就时好时坏,这个月几指标好,过了几个月那个指标好,我认为世界经济它还在处在一个继续调整低迷的状态,这个对于我们的出口影响很大,而且我们的出口面临着很大的竞争。像越南的新兴国家和落后的国家孟加拉等,这些国家都对我们造成压力,我认为明年出口不会有明显好转,反弹一下还得下滑。
  明年的消费我认为还得有所调整,我最近参加了一些会议说明年消费上升,去年下降3.5个百分点今年持平,明年我认为还要调,他们的根据是两条第一今年的就业形式不好,我查一下数据没有这回事,我们就业制造业增长目前不到2%,正规发展期8%、9%,制造业工业企业就业达到5%,高一点达到8%、9%,我们现在只有2%,就是我们的就业会影响消费的,我们的收入差距那么大,我们的房地产许多人买到房子什么都干不了抑制了消费,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消费还要继续往下走,甚至要走到这个1998年,1999年那样的水平,我们的底还早啊,就是消费还得调整,就业形式应该是会恶化的,出口受到这么大影响,就业肯定受到影响,工业增长值现在10%以下,我认为还得调整,如果这个收入的数据被认为明年消费上涨的原因,这个数据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我们2009年我们的房价增长了1.5%,你增长35%、45%我认为都不够收入的,所以不要看这些东西,我们要看实质性的需求在哪里?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消费可能还要调整,我们的出口最多持平。那明年经济增长就是这两项是平稳的,房地产的投资也是回光返照,我认为房地产的半年的复苏也不会持续,明年的投资增长往下调一点,今年20%没有问题,明年往下调一两个点,所以我看到明年的经济增长只有7.5%,今年是7.8%明年是7.5%,就是有意外的好因素或者新政府的刺激因素,我认为短期内远水解不了近渴,短期内见不到效果。中小企业的困难问题,就是让他们有一个发展下去能够有一个保障,就像城镇化的保障房都是政府投入没有什么产出,所以我们讲就是这些政策,我认为至少一年内、两年内很难建小,新政府肯定会有一些政策出台,但是不可能见效。为什么许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明年要上升?从今年深半年开始就有人说要上升,无外乎三个理由,第一个理由就是政策放松,从去年4季度开始通过微调,今年五月份以来的稳增长政策,稳增长政策的力度不是很小我认为力度还比较大,特别八九月份我们的货币扩张很猛,我们的M2增长到10月底达到14.8%,新增贷款我们是6.7万亿,三个季度达到6.7万亿,我们全年下来大概8万亿以上,所以我们的货币政策三季度明显放松,这个放松对于我们房地产有一定的支撑,对于其他的也有一定支撑,所以这个支撑力度第一次大规模的扩张,持续的效率无非就是两年半,这次扩张持续效应就是一年。
  所以,我的观点是今年四季度反弹会延续到明年二季度,包括明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又要回调,包括房地产,房地产可能是一个带头的,我们讲投资消费出口三大需求都不可能出现明显的好转,出现一定的止跌回稳,投资本来的向下趋势,我们把他刺激一下实际上抵消了这个调整,这个趋势我们认为延续会刚才讲的三年,就是政策因素有一个短期的支撑,我倒是同意了我不反对了,我认为政策很有效果。
  还有一个我研究中国要从长期的周期来看,过去我讲的很多人引用我的这个我的发现,叫做中国经济存在三八定律,三上八下,中国经济是这样的一个规律,所以有人说今年明年恰逢2013,3在中国确实是一个好数字,3的数字每年都好,1953、1973、1983年都很好,2003年非典乐观时候中国经济也往上走,中国到现在六十年增长一共四个衰退年,文革的时候有两个,1967、1968年,78年中国经济也往下掉了,到了2008年降到最低,八九十都是中国经济调整总规,1998年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风暴,明年2013年所以中国经济要回升,我讲是我发现的,但是我不同意2013年的回升,因为2013它这个“3”遇到了环境遇到了发展阶段,就是中国经济过去很低水平,只要政策稍微对一点路就涨没有问题的,而且那个需求确实很旺盛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处于中等收入的水平,面临着障碍重重社会不稳定收入差距过大没有需求,而且不仅许多国内需求国际需求也不帮忙,所以他是一个阶段性的变化,同时我们更重要的看到一点“3”为什么上升?是有道理的,是因为“0”这一年都是不好的,“0”这年都是没有超过9%的中国经济,0这一年中国经济都是比较低迷的,0这一年执行五年规划是比较低的规划,正是低这个规划导致3的反转,就是经过增长下来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规划,这个规划比较保守比较低,最后结果就是索罗斯讲的相反哲学,就是弹簧压下来以后你政策规划再压一下到3这个点又反转,8为什么调不下来,8这一年都是单数五年规划这个比较特点就是激进,因为3上来这个5年的激进,从8这个上面的规划,所以经济很热的时候制定一个搞得规划最后结果也是相反的,所以8必然调整这是相当的规律。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改变这个条件了,我们2010年把经济增长拉高10.4%,我们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进入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应该制定一个高规划2013年才有戏,你制定一个高规划,十二五的规划激进程度高与十一五规划,双数五年规划是一个低规划变成高规划结果一个相反运动,所以我认为2013年将会继续调,因为违背了原来“三八”定律的内在逻辑,所以我认为周期上讲我们的调整远远没有结束,就是我们的中国经济要想好一点经过三年左右深度比较大的时间调整,这个调整的力度可能会大于1998、1999年,所以我们的在座企业家也好,你们个人也好,一定知道中国经济处在这个调整期,这个调整期新政府把问题解决了,那我们讲就可以朝着一个新的阶段来一个新一轮增长就实现了,所以我想新政府必须新上面,我读十二五规划的也是认为它有很多的新,包括新的改革举措、新的动力新的增长点,没有这样一个重新聚集能量的过程,中国经济不可能所谓的见底回升进入一个新的周期,我们等待未来三年新政府的政策发挥效果,大概要到“十三五”期间,新政府第二届是中国经济可能一个比较好的增长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我就是这样一种看法。谢谢大家!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

圈子资料
  • 专家组名称:中宏形势跟踪课题组
专家组介绍:

宏观经济形势研究小组

  • 创建者:王建
  • 创建时间:2008/12/5 11:13:00
  • 成员总数:7
  • 主题总数:58
  • 回复总数:0
圈子公告
没有设置
管理员
活跃成员
最新成员
最新回复
  • 暂无评论
友情连接